逸海时尚网 > 休闲 > 正文
远山上的云
2016-09-01 10:14:50 来源: 逸海时尚网
每当把目光投向窗外,看到绚烂的云彩悠然地飘浮于天际间,我便会不自禁地想起你-----云。那时,你总会捧着一本古典诗词,坐在校园深处的绿
 

  每当把目光投向窗外,看到绚烂的云彩悠然地飘浮于天际间,我便会不自禁地想起你-----云。

  那时,你总会捧着一本古典诗词,坐在校园深处的绿茵里,头倚着一颗高大的白杨树,畅游在古诗古韵带给你的幽远娴静的意境里。你幻想着自己就是那衣袂飘飘的旅人,或是幽居空谷的佳人,还有采菊东蓠的隐士。每当此时,我便会被你眼中的静定和淡远深深打动。

  虽然你含蓄沉默做事低调,时常孜孜地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但你却是我们中文系中成绩最好文章写得最美的一个。没有人会否认你是那种多愁善感,才华横溢的女子。你与生俱来的高贵里散发着浓浓的书香和淡淡的忧郁,这种独特的气质和掩不住的才情使你成为每一个男生遥不可及的梦想,使每一个见过你的女生都自叹弗如。

  我不知是怎么和你成为闺中知友的。只记得一次你偶然发现了我画的速写,那上面有你坐在绿茵中低头吟诗的样子。你边看边轻轻地笑着,一缕长发滑过你晶莹雪白的面庞,掩住了你细长的明眸。我第一次真切地感觉到你清傲外表下的真实。

  之后,你时常坐在我的床边翻看我的速写本,也时常谈你的梦你的追求。你说你的童年是在乡下的奶奶家度过的。奶奶很疼你,虽然贫穷却给了你最温暖的呵护。那时,你要到四公里以外的学校读书,一天去同学家补功课,出门时已是月上林梢,幸好奶奶在半路迎着你,才使你那颗幼小而胆怯的心安定下来。你说你忘不了那个梦幻般的夜晚,圆圆的月光硕大地挂在天上,仁慈地倾泻着沁凉的银辉,村口那潭湖水以及道旁的垂柳因为感沐了月光的抚照而变得神奇灵动,你有点怕,又因奶奶温暖双手的紧握而感到一种相依的幸福。

  你说你爱自然,爱这个世界上自然所带给你的一切感觉,清远、厚重、纯朴、生机、缤纷、恬静、凄美。只有这些感觉才能撞击你的灵魂深处,而无关年龄的长幼。

  你说你不喜欢城市的喧嚣和拥挤,不喜欢把自己变为复杂的机器,生活中令人烦恼的琐事丝毫不能扰乱你平静的内心。你安于单纯朴素的生活,你的梦想是生活在乡野,你要一座朴素但别致的小屋,屋前屋后种满各种花木菜蔬,你会辛勤地浇灌它们,使它们整齐繁茂;推开屋门,你会望见渺远如画的群山、淡远的蓝天以及波涛般纵横的梯田,田地里依稀可见人们在劳作,像游动在浪涛中的帆,你说你喜欢他们,因为他们有自然纯朴的爱心。

  记不清是大二的哪一个凄雨的午后,你久久地凝望着窗外那片不变的绿茵,仿佛要把那深处不可知的东西烙印在你的心里。你的眼神不再淡定,它满含着忧伤。

  你说你的父亲病得很重,你不敢想象失去宠你爱你的父亲对你来说会是怎样的一种心碎。你要付出一切来挽回他的生命。于是你请了假就匆匆离开了学校,我默默地陪你走完通往车站的路,看到你倚在车窗内那单薄消瘦的身影,我知道我的心会一直牵系着你。

  四个月后的一天,当你出现在我面前时,我竟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你憔悴得很历害,眼睛里满布着痛苦和迷茫,苍白的面孔被一袭黑衣映衬得像一张白纸。

  你哭着问我为什么这个世界这么残酷,为什么受尽折磨后离去的是你最亲的人而不是你!我哽咽地劝慰着你,却觉得每一句话都那么苍白无力。

  隔日向晚你就走了。我和你在校园那片已发黄的绿茵中告别。你说你不再上学了,几个月来家中欠了许多债务,你要去找份工作,病弱的母亲和读书的弟弟需要你。你说得很平淡,然而我的心却为你感伤,我想给你更多更大的帮助,然而那时候我们又都是那么贫穷。抬起头,我望见天空中暮秋的斜阳正在凄凉的风里流连。

  收到你的信已是一年以后。你在信上说虽然我们的城市相隔不远,但因为生活太紧张,所以没能来看我也不曾给我信和电话。你说这一年来你在拚命工作。先是在一家商贸公司做秘书,不仅一堆堆文件和一群群复杂的人要你应付,还要整天端茶倒水做清洁,一天下来难得有闲时,还要时刻提防上司垂涎的目光和非分的举动。你厌恶极了,几次想辞职,但想到那不算低的薪水,还是忍了。你也会在少有的闲暇中不经意地飘入你原有的梦幻中,可是你发现它们对你已毫无用处,只会在梦醒时更添新愁。

  然后你提到了秦,他是公司里的销售员,有几次因为他的帮助,才使单纯的你弄清了几层复杂的人事关系,才没有被人当做白痴。你发现自己不知何时已爱上他,他喜欢看他长方型的棱角分明的面孔,和在说话时显得动作夸张的嘴巴。你说他有着高高的个子和健美匀称的身材,最重要的是他象一双拐杖,总是在你困惑迷茫而对着现实叹息的时候出现在你的左右。你喜欢跟他在一起,尽管你知道另一个杨也在深情地爱着你。

  而自从你和秦恋爱以后,你的工作便时常会被那位上司无端的指责。你累极了也怕极了,于是,你决定和秦一起辞职。你很快找到了一份行政工作,这一次你没有让自己在工作的暇隙里飘进幻想的细网中,你变得更加努力认真。尽管有很多事你还不明白,尽管你时常遭遇擅妒的同事的冷漠和心机,但你终于没有气馁,你说你成熟坚强了许多。秦也在一家旅行社做了职员。你们的关系进展很快,总是难舍难分。尽管你还依然沉浸在失去亲人的疼痛里,但秦却是你脆弱时的支撑。

  看完你的信,我为你找到了感情的归宿而高兴,也为你能在现实中变得成熟坚强感到欣慰。然而那几个晚上,你却总是奇怪地出现在我的梦中,穿着一袭淡紫的衣裳,坐在罩着淡淡暮蔼的绿茵中含泪望着我。

  揣着莫名的不安,我决定去看你。费尽周折终于找到了你家的地址,却好久无人应门。最后还是从邻居那里得知,你出了车祸,正躺在医院里。

  哦天,怎么会这样?当我赶到医院看到你的时候,你的脸孔正蒙着厚厚的纱布,阖着眼睡着。秦坐在你的床边,忧伤地看着你。

  我感到室内的空气压迫着我,仿佛马上就要炸裂。这时你的母亲含泪走来,脸上写满了深深的痛楚。她告诉我说,两天前,你去给她买药,在骑着单车回家时,为不碰伤突然跑来的小孩子,撞在一辆货车的的尾部,一侧脸颊严重划伤,医生已为你做过手术。

  我不记得我是怎样流着泪劝慰已失声痛哭的母亲的,只记得当时的我只想大喊: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

  出院那天,你美丽依旧,午后的凉风吹起你垂在左脸庞的长发,那里有清晰可见的一道疤痕。你平静得出奇,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那双只属于你的细长秀美的眼睛淡淡地望着小路的尽头,仿佛已熟谙这个世界上的一切。

  我轻轻牵着你的手,看着你,就像从前凝视坐在校园绿茵中的你。我怨世事无常,更慨叹无论时光可以带走什么,却总无力带走你身上脱俗的美感,如诗般淡雅,如水般灵澈。想起了你从前纯真的梦想,我竟不能够把你和你的梦想分开。

  秦没再出现过。你没有问过他,我知道你不需要问。

  转眼已是次年初秋,我收到你带着乡土气息的信,你说你生活得很好,很平静。只是很想念我。

  按着你给我的地址,经过一条两旁有高大的白杨树矗立的小径,我来到了一户整洁的农舍前,开门的是一清雅女子,细长的眸子溢着光彩,长发松松挽就,一身水绿色长裙衬托出细细的身材。

  “真是你吗,云?”

  你笑而不语,只轻轻拉过我的手。我随你走过简洁的厅堂,进入宽敞的里间屋。

  赫然映入眼帘的是对面雪白的墙壁上一卷美人图,青衣玉带阶前立,眉尖微蹙低回眸,说不出的傲骨仙风,说不出的婉约素雅,竟和你神似;南面别致的木床上依偎着午后懒懒的阳光;北面窗下是一张木色纯正,零散着一些书本的写字台;台旁的墙壁上挂有一幅字,上书:小园烟草接邻家/桑柘阴阴一径斜/卧读陶诗未终卷/又乘微雨去除瓜。我想起这是从前你常常吟起的那首《小园》,字迹飘逸而不失严谨,古朴而不失灵奇,一看便知出自你手,却似大胜于从前;如前置一把同样木色的宽大的靠背椅;长及地板的淡紫色暗花窗帘因微风而柔柔地拂动着;临窗望去,嫣红的花圃和碧绿整齐的菜田尽收眼底!

  “这里太美了!”我从窗外收回流连的目光,转头看你。

  然而我却看到了另外一个人-------

  一个含笑的男人-------

  一个帅气挺拔的男人!

  我的惊愕并没有持续多久,因为你告诉了我关于你和他的事。原来他就是那个一直默默爱着你的杨,在得知你的事故后,安慰你陪伴你,并一直帮你照顾你的母亲和弟弟,你还在他的帮助下有了现在的小屋,并有了一方规模不小的葡萄园,来年的秋天,就是葡萄丰收之时。

  你还打算学习花草培育技术,用葡萄园的收入建成一园花圃,如能成功,你将教会这里所有的人,让这里成为芳香的乐园!

  你说自从来到了这个美丽的地方,认识了这么多纯朴善良的朋友,才感悟到生活在爱中是多么幸福,你要以双倍的爱去爱他们,你要走向真实而广袤的天空,在那里,才能实现最真的梦,找到永恒的浪漫。

  你说你感谢杨,不仅是因为他帮助你实现了从前的梦想,更重要的是他教会并帮助你在现实中织梦,织更美更真实的梦。

  你说你感谢杨,不仅是因为他挽回了你因爱而洞空的心灵,更重要的是他让你明白真爱的意义。

  “明年春天来参加我的婚礼吧!”你倚在杨的臂弯里幸福地说。

  我站在田野的道旁,脚边绽放着玲珑的小野花,微风里似有暗香吹送,抬眼望去,蓝天下有绿意正浓的庄稼,天边有渺远如画的群山,山上一片白云兀自舒卷……

  好友,我会再来,更会带上我最真诚的祝福!

  我将永远视你为心灵上的知友,依如那远山上的云。

  文章来源:秋雁文学社区 文/兰芝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欢迎投稿

辽ICP备11002616号-22
Copyright © 2003-2016 easyse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逸海时尚网 版权所有

投稿邮箱:cmodelcom@163.com
QQ:84930111 84358222
直拨电话:31636188